玩具业如何复兴,东莞玩具业转型

“打价格战,竞相压价,那只能是一种非常短视的逐利行为”,东莞的玩具企业一定要在品牌、工艺、质量、创新等多个方面打上自己独特的烙印

目前玩具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产品的研发、技术的投放等,不然,等经济好转时再来研发那就晚了。
作为产业升级的重要一环,东莞政府已经启动了重要的玩具项目——东莞国际品牌玩具礼品交易中心。这标志着东莞玩具业从贴牌加工到自主品牌、营销走出了第一步。“倒闭和停业的将近一半,剩下来的企业把内销和内陆设厂两件事作为重中之重。”昨天,东莞哈一代玩具董事长向记者透露说。

金融危机之下,一批玩具企业应声倒下,一批玩具企业傲然挺立。无论是倒下的还是挺立的,都经历了一场血的洗礼。大浪淘沙之后,该如何看待玩具业的这场洗牌?又该如何吸取血的教训,从危机中寻找新的机遇,并在下一次危机中继续挺立?
多想想这些问题,也许才是对合俊的最好祭奠。 逃避转型不是长久之计
在当前形势下,对于玩具加工厂来说,只有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并通过购买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增强自身的竞争力,提高产能并用低成本才能吸引更多品牌商订单。
虎门新时塑胶玩具厂总经理助理元岁虎认为,即使玩具业真的回暖了,企业负责人们也应该从这次危机中读懂更多的东西。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要改变过去靠简单加工制造,利用廉价劳动力赚钱的老思路。
东莞哈一代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肖森林持同样意见。肖森林说,面对玩具业的重新洗牌,最重要的是分析原因,为什么会倒闭?自己的企业应该从中吸取怎样的教训?
说到行业洗牌,肖森林心中自然有本账:“回过头来看,金融危机起到的是推波助澜的作用,其实前些年,传统的制造业就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上升、劳动力资源受限等瓶颈,不过是这场危机,一下子把所有问题都暴露了出来。”
肖森林说,东莞确实有一些规模不大的玩具代工企业关停,但在他看来,这是市场规律使然,即使没有金融危机,企业一样会面临优胜劣汰,关键就在于始料未及的风暴逼得企业必须为将来做好规划,必须走产业升级、自主研发的道路。
对于市场洗牌,元岁虎认为这是一个利好消息,有利于玩具产业链的优化,并将导致市场资源向一部分规模大的企业集中,而规模较大的企业或把生产加工程序让给产品质量较好、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去做,而规模大的企业则集中搞产品研发和品牌建设,用高质量产品换取更大利润。
“这是一个趋势,说实话,现在人力成本上升,加工获得的利润对大企业已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而且,管理成百上千人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元岁虎认为,今后,大的玩具企业很可能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研发和品牌建设中去,用高质量产品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元岁虎说,现在一些企业在东莞生存不下去,就开始往越南或内地一些城市转移,因为那里有廉价的厂房和劳动力,“我有几个朋友就是抱着这种想法过去的,其实这不是长远之计,逃避转型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及时调整,走到哪里都待不长久。”
东莞德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经理关鸿基则说,在当前的形势下,对于玩具加工厂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并通过购买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提高自身的竞争力,提高产能并用低成本吸引品牌商订购。
2 3
据龙昌数码董事局主席梁麟介绍,早在1998年龙昌就成立了研发部且一直没有放松研发。目前龙昌的“海陆空”遥控玩具、玩具机器人等产品的技术在国内外都居前列,研发中心近300名工程技术人员可迅速将客户提供的创意转变成产品。龙昌还坚持将每年销售额3%作为研发投入,并积极展开品牌建设和渠道拓展。正是这样的技术和理念,支撑起龙昌近年来的高速发展。
抵御金融危机冲击的过程中,新时玩具厂作出了一项与同行不同的决定,不但没有缩小投入,还加紧购置了一批新的生产设备,用机械化操作代替以往的人工操作,“有的企业担心危急中投钱买机器会血本无归,其实现在买机器最划算,相比省下的人力成本,投在机器上的钱,几个月就能收回了,而机械化操作又使产品的质量提高了一个档次,在竞争中更占有优势。”元岁虎笑着说。
新时玩具厂此举是吸收了血的教训。1988年,新时玩具厂就已在虎门南栅落户,属于第一批到内地“淘金”的港资企业。元岁虎坦言,当时就是看中了内地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在上世纪90年代,该厂一度进入事业高峰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时厂体验到了竞争的压力,而金融危机更让曾以廉价劳动力逐利的新时濒临亏损。
价格战是短视的逐利行为
“打价格战,竞相压价,那只能是一种非常短视的逐利行为”,东莞的玩具企业一定要在品牌、工艺、质量、创新等多个方面打上自己独特的烙印。
玩具行业是否已复苏,业内尚未成定论,但敏感的观察人士发现,玩具企业已玩起了价格战。日前,有人在媒体上撰文指出,东莞的玩具业已陷入价格战的“隐忧”。
该人士表示,东莞玩具企业目前硬伤累累,呈现出集体性的涣散和迷茫,各自为战、行动迟缓、鲜有亮点,同质化严重,没有创新,技术更新缓慢,缺乏差异性,最终以致互相倾轧的价格战如火如荼地上演。
文章认为,国际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东莞优势逐步弱化。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海外采购商更是直接抄底,基本不容玩具企业讨价还价。一款公仔,客户报价6元,市场均价6.5元,而成本大约为5元左右,做还是不做?有不少经过金融危机幸存下来的企业为了抢客户,哪怕4.5元也就是说亏本都会去接这个单,市场上为了单价降一毛钱而杀到“红海一片”的屡见不鲜。
对于这种情况,肖森林说,玩具企业如果在这种经济环境下,还是打价格战,竞相压价,那只能是一种非常短视的逐利行为,一方面行业竞争需要规范有序,另一方面,企业建立了自有品牌后,定然不会再为价格战所头疼。东莞的玩具企业也一定要在品牌、工艺、质量、创新等多个方面打上自己独特的烙印,在市场竞争中,拥有一席之地。
“价格战”是令元岁虎最为头痛的事情,也是东莞玩具业前几年普遍存在的现象。他回忆说,当年刚到虎门办厂时,外商对产品质量要求不高,市场也供不应求,“当年一些玩具‘缺胳膊少腿’都能出货,现在则完全不同了”。正是因为这种现象,加上玩具业本身门槛不高,导致众多中小玩具制造厂,如雨后春笋般在东莞建立起来。
企业多了,特别是规模档次差不多的小玩具厂多了,“价格战”就不可避免了,而一些大的企业也因此受到冲击。到底是参与小企业的“价格战”,还是另辟蹊径呢?
新时玩具厂选择了后者。“价格战我们是耗不起的,拖久了只会把自己拖垮,为了避免与小厂竞争,我们只能提高产品质量,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这样他们就没法和我们打价格战了。”元岁虎说,虽然提高产品质量会导致生产成本急剧上升,但这样做也收到了奇效。虽然该厂损失了部分客户资源,但同样在金融危机中,保证了稳定的销量,其产品在日本市场上站稳了脚跟,而且很少有东莞企业能与之竞争。
在梁麟看来,近来,国内玩具市场恢复得比较快。与国外市场不同的是,国内市场许多企业专注于中低价位的玩具市场,这也是部分企业应对金融危机所采用的战术。
而我国玩具市场的国情是:买什么玩具往往是孩子说了算。因而市场对这些玩具的工艺、科技含量甚至安全性的要求并不高。因此,国内玩具市场甫一回暖便可能打起价格战。在国外,儿童玩具的购买是由成人决定的,这就不会出现“高品质不敌低成本”,劣币驱逐良币的困境。

东莞的玩具行业加大力度开拓内地市场

1 2 拓展内销市场才能长久生存
玩具企业要想占得市场先机,首先要从提升产品品质入手;其次,要积极创建自己的品牌,拓展内销市场,这样才能让企业长久生存下去。
“产品要转型,技术要创新,内销要拓展”。李经理如此总结金融危机带给联志的影响。他说,金融危机爆发后,联志多次召开管理层会议研究对策。增加玩具的科技含量,生产更加环保、安全的儿童玩具的理念得到进一步的强化,联志准备按照外销玩具的工艺和标准来生产内销玩具,走以质取胜的竞争策略。
同时,一个利用某国际快餐品牌的渠道来展开内销的计划也在联志管理层心中拟定完毕。“联志下一步还将扩展玩具及周边业务,加大研发力度。”李经理说。
内销,这种在出口形势急剧下滑势头下得到重视的行销手段,已成为众多企业应对危机的共识。
元岁虎认为,不管企业走到哪里,国际市场需求量是不会变的,玩具企业要想占得市场先机,首先还是要从提升产品品质入手,其次,积极创建自己品牌,拓展内销市场,这样才能让企业长久生存下去。
龙昌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梁麟说,金融危机下国外玩具进口企业的倒闭,逼迫越来越多的玩具企业走内销市场,事实上也给国内玩具行业带来了一个好机会。这批拥有几十年外销市场经验的玩具企业走内销的同时,也能将国外玩具理念和标准进一步推广,这无疑有利于国内玩具行业实现转型。
当“后知后觉”们开始意识到内销的重要性时,敢于吃螃蟹的已经从内销中挖出了好几桶金。哈一代便是玩具行业中率先吃螃蟹的代表。
肖森林很早就意识到,只有及早转型,才能在玩具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因此他决定,哈一代必须从被动的OEM模式转型为自主创建品牌之路。早在2008年前后,哈一代已经成了国内第一个在全国各地大范围内以连锁专卖的形式出现的自主品牌,也是唯一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毛绒玩具品牌企业。如今,哈一代的产品中,有八成销往国内市场,两成销往国际市场。
正因为不受制于外销订单的影响,哈一代只是感受到了金融风暴的威力与经济危机的阵阵寒意,受到的冲击不大。由于一直牢牢把握了国内省会城市和大中型城市为主的内销市场,哈一代安然度过了这次风浪。如今,它的发展愈发稳健,生产营销也十分平稳。
龙昌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也在内销中获利不少。早在去年下半年,龙昌便加大了内销力度,在国内以机器人、教具为主打产品进行销售,例如将“I-SOBOT”等高端智能机器人玩具通过电视购物等形式进行销售,也对削弱金融危机的影响有所帮助。
从低端制造到高端研发
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加强研发,推进自主品牌建设,成为挽救企业的另一法宝。
在肖森林眼中,玩具业与服装、鞋帽等东莞传统的制造业一样,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行业最后的发展前途取决于自主创新的能力有多强,“我很看好玩具行业,潜力很大,不过相比欧美发达市场来说,人家有几十年的经验了,我们需要及早迎头赶上。”
肖森林认为,东莞的生产制造能力在全球也称得上是一流的,可谈到自主创新和品牌建设能力就比较无奈了。“现在来说,东莞玩具行业在品牌研发领域,肯定还是属于低端。”
不过,目前中国的经济环境都是在号召企业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社会环境和政策环境都很好。而肖森林也是坚定不移地让哈一代走高附加值、高科技、高利润的“三高”路线。
加强研发,推进自主品牌建设,成为挽救企业的另一法宝。经历了危机的玩具业,对此有更深刻的认识。在这方面,龙昌比较有代表性,因为今年上半年它已成功获评市级企业技术中心,拥有专利逾380项,是东莞玩具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1 3

针对一名知名人士撰文说接下来还会有一半的玩具企业倒闭的情况,业内人士认为有可能,不过这一轮倒闭不是因为缺少订单,而是缺少工人和利润。
文/记者陈明、钟宏连 内地开厂应对招工难
走出困境:内地开厂应对招工难

哈一代玩具是东莞最早转型做自主品牌的企业,如今,看着很多同行刚刚从订单的饥渴中挺了过来,又紧接着陷入找不到工人的焦虑中。哈一代董事长肖森林有些为自己抢先一步走出困境感到庆幸。
“两步棋使我走出了困境。”肖说的两步,一是在危机到来之前注册了自己的品牌,二是看见东莞招工越来越吃紧,在注册品牌的同时,将一间分厂设在了河南老家。正是这两大举措,让哈一代占据了招工、内销的主动权。
反观东莞市内更多的同行,依然没有从有了人手缺订单、有了订单缺人手的恶性循环中得到解脱。根据东莞市劳动部门最新公布的情况表明,目前,东莞工人求人倍率1.51,玩具业、家具业缺工最严重。
肖森林说,如今玩具厂要想增加人手,以前在工业区、厂区门口贴出招工广告,即有大批工人来应聘,现在根本行不通了。前一阵子,哈一代东莞厂区要增加人手,还是村委会出了个主意,将很多当地赋闲在家的妇女们组织起来。
肖森林认为,玩具业这样劳动密集型企业,如果还想在东莞这样紧缺工人的地方扩展,必须去内地设厂。他透露说,原来东莞、深圳一带有名气的如旭日等玩具厂,都将分厂建在了内地,至少在粤北。
有业内人士预言东莞还将因为人手不足、成本上升倒闭一半,最后剩下不足两千家玩具企业,肖森林认为,如果缺工现象得不到缓解,这不是谣言。
2 产业转型:将内销进行到底
龙昌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特别助理兰杰洲说,龙昌玩具在今年也开始接洽了一些国内的经销商,也开始了拓展内销之路。
“我们目前的内销比例约在5%左右,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将比例增长到15%左右。目前在我们也在与东莞的嘉荣超市、深圳的欢乐谷等洽谈业务,加大内销进度”。
兰杰洲表示,目前玩具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产品的研发、技术的投放等,不然,等经济好转时再来研发那就晚了。
肖森林透露,为将内销进行到底,目前正筹备开旗舰店。
建品牌形象旗舰店的做法在莞已有试水者,从以纯到后来的小猪班纳、搜于特等本土企业都已在莞建立了品牌形象店。
除了打造旗舰店,肖森林的主要功课还是在搭建国内经销商网络方面,他透露说,目前在国内华东、华南和西南都基本建立了经销商渠道。
“我们发现,内地市场大城市中对于100元~300元的玩具,是完全可以接受。”肖认为,关键是目前形成整体力量去开发,最先试水的企业将占得先机。
政府推内销交易平台
目前,东莞正在打造一个玩具产业内销批发交易平台——东莞国际品牌玩具礼品交易中心,这个交易平台主要为内销做平台,位于南城区CBD中心。该交易中心目前已在报建筹备中,建成后将每年带来规模产值超过30亿元。
东莞市经贸部门人士透露说,作为东莞八大支柱产业的玩具业拥有完整的产业链配套,但至今尚未形成规模的玩具礼品批发商圈。如今各大企业都有拓展内地市场的举措,因此打造一个交易平台非常有必要。
龙昌数码科技有关人员表示,国内玩具礼品批发商圈主要集中在广州一德路和浙江义乌。“东莞鼓励在莞企业建立自有品牌、开拓内销市场,在东莞办玩具礼品专业市场水到渠成。”

“打价格战,竞相压价,那只能是一种非常短视的逐利行为”,东莞的玩具企业一定要在品牌、工艺、质量、创新等多个方面打上自己独特的烙印

1

金融危机之下,一批玩具企业应声倒下,一批玩具企业傲然挺立。无论是倒下的还是挺立的,都经历了一场血的洗礼。大浪淘沙之后,该如何看待玩具业的这场洗牌?又该如何吸取血的教训,从危机中寻找新的机遇,并在下一次危机中继续挺立?
多想想这些问题,也许才是对合俊的最好祭奠。 逃避转型不是长久之计
在当前形势下,对于玩具加工厂来说,只有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并通过购买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增强自身的竞争力,提高产能并用低成本才能吸引更多品牌商订单。
虎门新时塑胶玩具厂总经理助理元岁虎认为,即使玩具业真的回暖了,企业负责人们也应该从这次危机中读懂更多的东西。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要改变过去靠简单加工制造,利用廉价劳动力赚钱的老思路。
东莞哈一代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肖森林持同样意见。肖森林说,面对玩具业的重新洗牌,最重要的是分析原因,为什么会倒闭?自己的企业应该从中吸取怎样的教训?
说到行业洗牌,肖森林心中自然有本账:“回过头来看,金融危机起到的是推波助澜的作用,其实前些年,传统的制造业就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上升、劳动力资源受限等瓶颈,不过是这场危机,一下子把所有问题都暴露了出来。”
肖森林说,东莞确实有一些规模不大的玩具代工企业关停,但在他看来,这是市场规律使然,即使没有金融危机,企业一样会面临优胜劣汰,关键就在于始料未及的风暴逼得企业必须为将来做好规划,必须走产业升级、自主研发的道路。
对于市场洗牌,元岁虎认为这是一个利好消息,有利于玩具产业链的优化,并将导致市场资源向一部分规模大的企业集中,而规模较大的企业或把生产加工程序让给产品质量较好、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去做,而规模大的企业则集中搞产品研发和品牌建设,用高质量产品换取更大利润。
“这是一个趋势,说实话,现在人力成本上升,加工获得的利润对大企业已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而且,管理成百上千人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元岁虎认为,今后,大的玩具企业很可能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研发和品牌建设中去,用高质量产品获得更大的市场空间。
元岁虎说,现在一些企业在东莞生存不下去,就开始往越南或内地一些城市转移,因为那里有廉价的厂房和劳动力,“我有几个朋友就是抱着这种想法过去的,其实这不是长远之计,逃避转型是没有用的,如果不及时调整,走到哪里都待不长久。”
东莞德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经理关鸿基则说,在当前的形势下,对于玩具加工厂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生产技术,并通过购买先进的自动化生产设备,提高自身的竞争力,提高产能并用低成本吸引品牌商订购。
2 3

目前玩具企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产品的研发、技术的投放等,不然,等经济好转时再来研发那就晚了。
作为产业升级的重要一环,东莞政府已经启动了重要的玩具项目——东莞国际品牌玩具礼品交易中心。这标志着东莞玩具业从贴牌加工到自主品牌、营销走出了第一步。“倒闭和停业的将近一半,剩下来的企业把内销和内陆设厂两件事作为重中之重。”昨天,东莞哈一代玩具董事长向记者透露说。

东莞的玩具行业加大力度开拓内地市场

针对一名知名人士撰文说接下来还会有一半的玩具企业倒闭的情况,业内人士认为有可能,不过这一轮倒闭不是因为缺少订单,而是缺少工人和利润。
文/记者陈明、钟宏连 内地开厂应对招工难
走出困境:内地开厂应对招工难

哈一代玩具是东莞最早转型做自主品牌的企业,如今,看着很多同行刚刚从订单的饥渴中挺了过来,又紧接着陷入找不到工人的焦虑中。哈一代董事长肖森林有些为自己抢先一步走出困境感到庆幸。
“两步棋使我走出了困境。”肖说的两步,一是在危机到来之前注册了自己的品牌,二是看见东莞招工越来越吃紧,在注册品牌的同时,将一间分厂设在了河南老家。正是这两大举措,让哈一代占据了招工、内销的主动权。
反观东莞市内更多的同行,依然没有从有了人手缺订单、有了订单缺人手的恶性循环中得到解脱。根据东莞市劳动部门最新公布的情况表明,目前,东莞工人求人倍率1.51,玩具业、家具业缺工最严重。
肖森林说,如今玩具厂要想增加人手,以前在工业区、厂区门口贴出招工广告,即有大批工人来应聘,现在根本行不通了。前一阵子,哈一代东莞厂区要增加人手,还是村委会出了个主意,将很多当地赋闲在家的妇女们组织起来。
肖森林认为,玩具业这样劳动密集型企业,如果还想在东莞这样紧缺工人的地方扩展,必须去内地设厂。他透露说,原来东莞、深圳一带有名气的如旭日等玩具厂,都将分厂建在了内地,至少在粤北。
有业内人士预言东莞还将因为人手不足、成本上升倒闭一半,最后剩下不足两千家玩具企业,肖森林认为,如果缺工现象得不到缓解,这不是谣言。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