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客玩具,爬客玩具店带给纪念觉醒

高大厚重的双开木门、斑驳的暗红色砖墙、老式电子管收音机发出沙哑的声响、木质老吊扇在橘红色的灯光中慢慢转动……一脚踏进东三环路边这家“爬客”玩具店,仿佛来到了某个静逸的欧洲小镇,完全忘记了它位于车水马龙、繁华的CBD核心区.
“它们才是这里的主角.”站在满满一大桌老爷车车模旁边,“爬客”的主人韩岳笑道.这位车模爱好者用两年的时间建立起了这家别具一格的车模玩具店,不仅满足了自己的收藏爱好,还给自己带来了每月3—5万元的营业额.
开店本只为“以店养藏”
和大多数男孩一样,从小就喜欢拆卸各种机械的韩岳对汽车始终抱有浓厚的兴趣,而众多的汽车类型之中,最吸引他的就是各国的“老爷车”.“喜欢上老爷车之后,就开始想要收集老爷车的车模.”从2000年收集到第一款铁皮制的老爷车车模起,韩岳就开始近乎“疯狂”地收集所有他能见到的车模,到了2004年底,他所收藏的车模已经有数百款,但还有很多自己心仪的车模,因为年代久远而难觅踪迹.韩岳意识到,如果开一家车模玩具店,吸引更多的车模爱好者前来交流、交换藏品,没准可以更加丰富自己的收藏.于是2004年底,韩岳带着自己收藏的近千个车模和10万元左右的启动资金,在三里屯开出了自己的车模玩具店“玩具情报站”—这正是“爬客”的前身.
无心插柳月入超3万
让韩岳没有想到的是,玩具店的开张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由于他的藏品足够丰富,加上当时北京的车模玩具店几乎是一块空白,大批的车模爱好者慕名而来.“原本开玩具店没指望它挣钱,但是没想到北京的车模玩具存在这么大的市场.”2006年3月24日,韩岳将小店搬迁到了东三环白家庄,以14万元的年租金租下了“爬客”现在所在的店面,开始专心致志地做起了玩具店的生意.
为了让“爬客”的车模独一无二,韩岳开始频繁穿梭于各个商店、工厂“淘货”.多年来收藏车模的经验此时派上了大用场:“一个车模可以卖100元还是500元,我基本上可以一眼看出.”在淘货的过程中,韩岳逐渐建立了足够的车模玩具渠道,跟广东、青岛、上海等地的玩具工厂也建立了牢固的联系.
如今,“爬客”已经发展成为拥有1000多款老爷车车模、兼营其他玩具的专业玩具店,平均月销售额达到3—5万元.韩岳认为,这种特色的玩具店在北京还有巨大的市场.“只要有自己的特色,可能50家都不嫌多.”RJ200
成本分析 店面租金电费人力进货费用营业额
1.2万元/月200元/月1000元/月5000元/月3—5万元/月 采访后记 特色店不是超市
-杨汛
原本只是想丰富自己的收藏,带着“玩票”性质开店的韩岳没想到,无心插柳的举措能带来丰厚的收益.不过说到生意经,他回答的倒是异常坚定:“特色店不是超市,必须保持店面的唯一性,不卖别人已经开始卖的东西.”
的确,各种各样的玩具店、商场玩具专柜、小商品市场多如牛毛,顾客凭什么偏偏选择一家玩具店?答案正是专业性和唯一性.特色小店往往投资不大,底子较薄,唯有独树一帜的创意,方可在激烈的商战中存活,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就如同人们吃烤鸭多半愿意去全聚德,看中的正是“唯一”二字.
但是,选择了“唯一”也就选择了风险,往往经营者所选择的货品未必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同.剑走偏锋,或意味着更大的收益,也可能意味着更大的损失.RJ200
图为:爬客玩具店有如微缩的巨型停车场.本报记者饶强摄RJ194

有许多老东西都被淘汰了,但韩岳总有赋予老东西新价值的本事.他喜欢收藏老东西,并管一切值得收藏的老东西都叫“爬客”.他说:“它们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速度相对于现代是缓慢的,所以我称它们为爬客.”韩岳甚至把自己,也称为爬客
30多岁的韩岳小时候有一个梦想,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特别大的地下室,得经过很长的通道才能到达密室深处,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自己收藏的宝贝.他坦言自己平时很不愿让媒体来拍自己的藏品.他觉得,宝贝只有像这样藏在密室里,才真正属于自己.
韩岳承认自己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的人,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一定要做到极致,这也是他喜欢上老玩具和英国陆虎吉普车后就不断搜集各种型号陆虎车和老玩具的原因.长大以后韩岳有了自己的密室,他在十八里店租了一个很大的院子,藏着自己喜欢的老爷车,并亲自装修其中一间屋,让人一进去,就会有密室的感觉.这里停放着他珍藏的Volvo
C202工程车和1974年的陆虎军用空投车,以及各式各样车模,各种车类杂志,其中以陆虎的杂志最多,有从2003年至今的所有期数.据韩岳介绍,最多的时候这里有200多个经典车模.此外,他还珍藏着自己喜欢的BMX山地车、皮划艇用具、另类车牌以及陆虎车的广告.
韩岳通常会买一些报废的老爷陆虎回来,然后再进口零件重新修整将其复活起来.这个密室外面就是卧室,有时候修整老爷车修晚了,韩岳就会住在那里.就跟一个玩累了的孩子在玩具室里睡着一样,幸福无比.在韩岳看来,车就是他的玩具,而且是最钟爱的玩具.“很多人和我有一样有收藏宝贝的梦想.于是我想经营一个最好的玩具店,里面都是其他地方很难见到的,以及小时候梦想或玩过的老玩具.”
今年韩岳生日,他送了自己一份大礼—在北京团结湖西门附近开了一家这样的玩具店.店名就叫“爬客”.
固守创造者的本我
爬客玩具店很像是一个欧洲小镇上的玩具店,它的装修风格和韩岳的密室很像,高高的木门、红砖墙昂、老家具、英国电子管收音机、木制老吊扇、古老的大皮箱……,充满了收藏者的异想.店内陈列的商品1/3是玩具古典车模,更多的是能让顾客有强烈占有欲的古典玩具,比如上世纪中叶风格的铁皮机器人、迪斯尼等知名品牌玩具,这些玩具在其他玩具店通常很难买到.
爬客玩具还有一个寄卖区,专用来放国内设计师的作品.韩岳认为,中国的玩具设计比较落后,“你看那些知名品牌的玩具,有90%以上的商标上都写着‘made
in
china’,各大品牌的玩具商都会选择中国作为玩具生产地,但这些设计很好的玩具要销往他国,在中国很难买到.而中国本地的玩具设计迟迟发展不起来.”韩岳对此显得有些遗憾,他希望能通过这个寄卖区,和更多的国内玩具设计师有沟通,能鼓励他们设计出更好的玩具,让中国的孩子也能有自己的名牌玩具.
韩岳最喜欢英国车,他觉得英国人制造汽车,会本着执着或者固执,将心目中最好的东西做出来,不计成本、追求最卓越的性能,一股脑地展示给众人,不管消费者接受不接受.“我的车能用一辈子”
,韩岳说英国人就是用这种理念制造东西,虽然有可能经营状态不好.
在他的玩具店上,充分贯彻了这一理念.“我开玩具店也是这样,把玩具店做成自己心目中最好的,不计成本、也不怕卖不出去.”韩岳说.
店里的玩具都是由韩岳亲自挑选的,他选择玩具的标准是
“有意思、好玩、经典”,能够给人带来快乐的玩具就是好的玩具,而不是传统中国家长要求的寓教于乐.同时,在爬客玩具店里的玩具,也不能是随处可见的大路货,如果某种玩具在其他玩具店有售,他就将它撤出店铺.
对于顾客的要求,他从来都是有求必应.玩具店的一角有他精心设计的纸签,便于顾客登记他们需要的玩具.韩岳拿出一款限量版的合金Mickey模型,这是他趁五一假期,去南方淘回来的.“这是一位顾客在店里订购的,它珍贵在用合金制造,并且每个关节都是可以动的.”韩岳的语气非常不舍,“我特别想留下它,但答应了顾客就得给他,而这个版本的基本也找不到了.”一位搞玩具研究的教授曾来店里给它估过价,约两万左右,韩岳的标价只有6600元.
不仅是这款限量版Mickey,店里的其他玩具,价格也比同类商品要低.问他为什么不卖更高的价格,他说:“开这个玩具店本来就是为了和大家分享,并不是单纯为了盈利,刚开店不到两个月,已经认识了不少的朋友了.”尤其是店里那辆1971年的Mini
Cooper,更是为他引来了一些老爷车的爱好者. 停留在 20世纪50至80年代
韩岳的爱好也不是一成不变,他的爱车轨迹基本是:喜欢老爷车—喜欢越野车—喜欢越野老爷车—喜欢面包车.喜欢老爷车自然不必说了,他已经是老爷车收藏圈里响当当的人物,喜欢越野车是因为有韩岳酷爱的陆虎品牌.
韩岳酷爱陆虎是圈里共知的,他大部分老爷车都是陆虎,甚至有人说他“嗜虎如命”.“最早知道陆虎,是在一些非洲的电影里,草原上、戈壁上,探险家们开着老款的陆虎,看着特别过瘾.”但是在中国陆虎越野车实在太少了,所以刚开始韩岳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
韩岳的第一个藏品是辆1986年的陆虎,现在被陆虎公司借去展览了.这辆车属于“碰”上的.有一天韩岳去修理厂换轮胎,看见一辆陆虎也在换轮胎,周围很多人围着它,不住地提问题,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陆虎的韩岳就上前为他们讲解这辆陆虎的知识,车主看到这个情景就觉得遇到知音了,于是交上了朋友,三、四年后这位朋友在换车的时候,将这车卖给了韩岳.
等韩岳能自己开上陆虎了,感觉就和在电影里看不一样了:“你看上去认为通过不了的障碍,逾越不了的壕沟,陆虎能带你过去,你自己都想象不到它是如何过去的.”
最近韩岳又迷上了面包车.面包车通常被称为广告车,这些面包车大多用于运载货物,各大公司将自己的品牌标志印在车上,就起到了广告的效果.在他的车库里就停了辆刚淘来的德国大众牌救护车,外壳带有明显的岁月痕迹,还有被撞过的、锈迹斑斑的坑,显然还没有来得及翻新.不过从他能将仅有一个壳的Mini
Cooper,从英国原厂购买零件、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近十倍于购车的价钱,翻新到和出厂无二的事迹来看,不久后的这辆救护车肯定也能以原貌示人.
韩岳收藏的老爷车有个共通点,都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出厂的.韩岳认为这个时间段是汽车的巅峰时期,汽车为纯机械制作,每辆车都极具个性,是真正的好东西,而此后的汽车都是机械化生产,并且带了很多的非人类元素,不再那么吸引人了.韩岳笑称也许自己是20世纪70年代生人的缘故,所以对那时候非电子化的东西特别有感情.
从事制旗生意、玩具店生意、收藏老爷车,再加上从去年开始迷上的越野赛,韩岳很忙碌,然而他很享受这种生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自由、充实、极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