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芯片不足3,依赖进口

小小芯片不仅可以带动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而且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工业安全。我国的芯片产业在最近十年里发展迅猛,但产品依然90%依赖进口,每年进口额超过石油的事实让人忧心。在信息业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战略性产业背负怎样的沉重包袱?该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实现弯道超越?
小小芯片连着万亿产业
芯片被形象地比喻为国家的“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国家集成电路人才培养基地有关人员说,据了解测算,芯片1元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元产值,带来100元的GDP,2013年全球半导体市场总收入预计3110亿美元。
在如此丰厚的市场规模诱惑下,欧美等发达国家纷纷将芯片产业列入国家战略产业。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公司和代工厂大笔投入资金研发新技术、扩充产能,抢占产业先机。2012年,韩国三星投资额达到142亿美元,美国英特尔达到125亿美元。
与之相比,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直到2000年,芯片产业的从业人员只有2000余人,所生产的芯片只占全球市场的3%。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从业人员数已经将近3万人,生产份额占到全球芯片市场的10%左右。
同时,我国也涌现出一批领军企业,比如中芯国际、华虹、宏力、海思,展讯等,与国际领先水平的差距正逐渐缩小。邹雪城认为,我国芯片产业的基础较好,规模、技术、人才等方面都具有发展潜力。
当前,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高端装备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快速发展,成为继计算机、网络通信、消费电子之后,推动芯片产业发展的新动力。邹雪城预测,到2015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本土芯片企业在未来将“大有作为”。
产业发展背负多重束缚
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许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关键设备、原材料等长期依赖进口。据统计,国内芯片制造企业几乎都是代工厂,由于缺乏自主创新,占领的大多是中低端市场。再加上芯片的更新换代十分快,有些产品在尚未量产前就已被淘汰。我国芯片外汇每年消耗超过1500亿美元,已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产品。
“从技术上看,虽然我们能制造出一批技术一流的芯片,但这些产品在规模化生产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往往是技术含量高,实际应用率低。”业内人士称,企业不以市场为导向、盲目跟风让中国芯片走了十几年的“弯路”。
资金短缺也是牵绊我国芯片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我国芯片产业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500多家设计企业总规模之和不及美国高通公司收入的一半。
由于芯片研发设计技术含量高,产品种类多,相关人才也非常紧缺。具有自主研发能力,掌握顶尖技术的芯片设计研发人才更是受到全球企业的青睐,人才流失国外的现象日益严重。
“弯道超车”需多管齐下
中国芯片如何在竞争白热化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业内人士建议,应瞄准芯片产业发展中的新兴领域,通过集聚企业资源,投入资金支持,引进高端人才,实现弯道超越,摆脱依赖进口的困局。
工信部去年2月份颁布的《集成电路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培育5—10家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骨干设计企业,研发出一批关键技术和重大产品,强化长三角、京津环渤海和泛珠三角的三大集聚区,形成以重庆、成都、西安、武汉为侧翼的产业布局。
在政策指引下,各地积极采取行动,将芯片产业提升至战略新兴产业予以扶持。仅武汉去年就投入13亿美元到新芯项目,65纳米及45纳米闪存已全面量产,5年内月产能将达到10万片。上个月,一期投资70亿美元的三星闪存芯片项目落户西安。

一组来自武汉国际光电子博览会上的数据鲜为人知:我国每年生产全球77%的手机,自主芯片却不到3%,为了指甲大小的芯片,中国每年进口付出的代价超过2000亿美元。

作为世界制造业大国,中国为何被小小芯片难倒?从制造业大国向研发大国迈进,传统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中国还要下哪些硬功夫?

芯片进口额超过石油,连年位居第一

“中国号称是全世界最大生产国,全世界的手机77%是中国造的,但是我们自产的手机芯片连全球的3%都不到。”在刚闭幕的国际光电子博览会上,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平说。

“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而国内制造的芯片只占国内市场份额的不到10%。”他的语气不无遗憾。

芯片曾被形象地比喻为国家的“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在计算机、消费类电子、网络通信、汽车电子等几大领域,芯片几乎起着“生死攸关”的作用。然而,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许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关键设备、原材料等长期依赖进口。

工信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高达2313亿美元,同比增长20.5%。事实上,中国有十余年集成电路进口额超过石油,长期居各类进口产品之首。

武汉集成电路设计工程技术研究院主任邹雪城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测算过,芯片1元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元的增长,带来100元的GDP增长。“我国每年2000多亿元的消耗量,带动全球20多万亿的GDP。”然而,中国巨大的市场却并未给自己带来太多利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二十国集团国家创新竞争力黄皮书》指出,我国一年制造11.8亿部手机,3.5亿台计算机,1.3亿台彩电,都是世界第一,但嵌在其中的芯片专利费用却让中国企业沦为国际厂商的打工者。

“只生产而不掌握核心技术,我国芯片业今后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未来5年是我国芯片产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华中科技大学微电子系主任缪向水表示。

“中国芯”只是缩影,“投入不足”绊倒制造业“巨人”

“中国芯”只是逐渐陷入困境的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缩影。像芯片一样,许多高端制造也能成为我国发展中长期的短板。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环境及人力成本优势,一些企业沉浸于低端制造所带来的利润,在升级转型方面脚步迟缓,而国家在相关领域的投入也略显不足。

以芯片业为例,欧美等发达国家都将芯片产业作为国家战略产业来发展,纷纷大笔投入资金研发新技术。相比之下,我国虽然出台了多个高端制造业的专项扶持项目,但也只是“撒胡椒面”式的政策性投入,难以形成有效的“拳头效应”。据研究机构数据显示,2012年,韩国三星投资额达到142亿美元,美国英特尔达到125亿美元。我国最大芯片企业中芯国际3年才拿到24亿元人民币,平均一年也就1亿美元。

“在很多重要的机械设备和零部件产品领域,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钱都被别人赚去了,我们只拿到下头,失去主动权和竞争优势。”邹雪城说,没丰厚利润就无法确保后续研发,国际投入如果在不跟进,就不能保持技术先进,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知识成果转化的梗塞不畅也是阻碍制造业华丽转身的重要原因。有一组数据也许能说明些什么:我国每年有数万项科研成果,发表论文数量世界第一,可成果转化率却只有25%,形成最终产品的不到5%,科技进步贡献率不足三成。

有专家表示,问题出在两方面,一是企业要引进,就会问,哪儿来的钱?人才贵、技术贵,怎么引进?实际上,这背后是企业对旧的生产模式过于依赖,转型动力不足;二是我们的一些科研在方向上走了“贵族路线”“偏门”,研究与生产严重脱节。

此外,我国制造业还长期面临着人才短缺的窘境。“有钱不一定可以发展高端制造业,关键还是人才。”武汉邮电科学研究电子部总经理杨志勇说,高端制造业特别是智能指针,在全球的飞速发展,对技术人员要求很高。而顶尖的设计研发人才更是受到全球青睐,不少优秀人才都流向了国外。

让科研“接地气”,传统制造与高端制造“两条腿走路”

我国已经意识到高端制造业在发展经济中所贡献的力量。国务院6月24日公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随后又专门发文推进智能制造、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目前,中国各地政府正在采取积极的行动,把制造业时间升级、高端制造业培育提高到战略新兴产业层面予以扶持壮大。

行业内企业家和专家们也呼吁,国家应加大对制造业升级换代的扶持力度。邹雪城说,高端制造业是资金、技术、人才高密度产业,单靠企业无法支撑。“芯片是个烧钱的产业。比如设计,使用国外的软件,一个授权证书100万美金。建设一条国际最先进的生产线,费用堪比一个航母编队。”
“与美国、日本、韩国等相比,我国在这一方面的投入做得还远远不够。”华工科技集团董事长马新强说,以芯片产业为例,我国应建立一个完整的体系,自主研发适应各种信息安全需要的芯片,不受国际垄断集团控制。

如何让科研“接地气”,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让企业积极投身技术和生产模式升级换代,这是摆在整个中国制造业面前的问题。

“美国等传统制造业大国正在呼吁制造业回归,其实质性高端制造业的回流,中国也应思考传统制造业如何转型升级。”马新强建议,“中国制造的转型势在必行,但也应坚持传统制造业和高端制造业两条腿走路,传统产业要升级换代,高新产业需更多研发、人才的支持。”

专家建议,应紧紧抓住科技创新的需求导向和产业化方向。科研机构和企业也应当紧密结合行业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进行科研攻关,同时,围绕企业创新需求,政府部门需加强融资平台建设,企业孵化平台建设等公共服务,引导创新资源有效聚集,激发创新要素释放能量。

相关文章